色片软件

在这个点,其实大家都已经吃过晚饭了,并且大家也是刚吃不久,李道生下楼的时候都还在打嗝呢,但是当老骗子提出要不要买点烧烤回来大家一起吃宵夜的时候……除了陈闲这个吃货之外,其他人都举手表示赞同。

当大家都把手举起来的时候,忽然发现陈闲没反应,顿时便觉得疑惑不解,往日里饭量最大的就数陈闲,嘴巴最馋也是陈闲,除了零食之外,只要是主食或是肉食,陈闲总是会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你不饿?”老骗子很疑惑地问道。

“不是……我好像吃多了……”陈闲捂着肚子一脸的懊悔,想起自己在给鲁裔生送饭过去之前,在路上买的那些小吃,只觉得自己是脑袋让驴踢了才那么馋。

自从吞食掉那些知会的异人之后,他的消化能力已经不如以前了,如果说原来他的消化能力是1000,那么现在就只有200,不过好在消化能力并不是一直都维持在这种状态,每天都在逐步回升……这过程中陈闲也暗自分析过,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一次性吃掉太多异人所以消化不良了?

怀着这种疑惑,陈闲去药店买了一箱的健胃消食片,然后花了半个小时部吃完……结果就两个字。

白给。

但话又得说回来,虽然他的消化能力不比以前,但嘴馋的本能却一点没减弱,就譬如今天……

在前往宁川分局给鲁裔生送饭的路上,他顺道在小吃街买了一堆吃的,等他吃饱喝足了才安心上路,结果现在一听晚上还要吃宵夜,他实在是悔不当初,少吃几口不就什么都有了么!

当然,他吃不下是他的事,既然他不饿,那他完可以看着大家吃嘛!

众人都想得很开,所以根本就不顾陈闲一脸的悠远,直接让老骗子这个地头蛇在阴市里点了烧烤直接送上门来。

烤羊肉烤牛肉烤生蚝烤江团…….

上小弄堂里的青苹果少女

只要是众人能想得到的,只要是阴市这里有的,基本都被他们一批给送过来了,老骗子更是难得搬出了平常放在屋子里的大桌面,往大厅的桌上一放…….一瞬间,小方桌就变成了大圆桌,坐下屋子里的这些人没有一点问题。

“嘻嘻,小不点,这几天我们没在,鲁裔生有没有欺负你呀?”

“有!”

“那一会姐姐帮你揍他好不好呀!”

“这个可以有!”

听见木禾与小不点细声嘀咕的声音,鲁裔生坐不住了,急忙开口解释:“我可没欺负他啊!天地良心!他没趁着月黑风高拔我管子我都谢天谢地了!”

“真的吗?”许雅南从餐盘里取出两串羊肉,分别递给木禾与小不点,这过程中她一直满脸怀疑地望着鲁裔生,似乎很不相信鲁裔生的人品,“我感觉他应该是那种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孩子啊……像他这么乖巧的小孩怎么可能去拔你管子?”

“你就装吧你!”鲁裔生气得脸色发白冒虚汗,显然是元气还未彻底恢复,骂人都没有了以往的那种铿锵有力,“等回去了看老子收拾你的!”

“你看。”小不点仰头望着木禾与许雅南,可怜巴巴地说道,“这就是铁证,他天天都欺负我。”

“老大!你可要给我作证啊!”鲁裔生委屈得想哭,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陈闲身上。

但事实证明,陈闲也有不靠谱的时候,他现在根本就没心思去听旁人说话,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面前的这桌烧烤上。

“我为什么要吃那么多呢……”陈闲叹了口气。

“哎呀主人你别发愁啦!”

话痨树就坐在陈闲左边,听见陈闲唉声叹气,它还特别热心地伸出一根树枝搭在他肩上,像是老友般勾肩搭背地安慰着他。

“下次我们少吃点!晚上就可以吃宵夜了嘛!”

别看话痨树嘴里是这么说,实际上它比谁都高兴,因为以往在吃饭的时候都是它看着别人吃,那种孤单寂寞羡慕嫉妒的感觉……现在终于有别人也感受到了哈哈哈!!

话痨树在狂笑,但只敢在心里,因为它很清楚,只要自己敢笑出声或是表露出一点点愉悦的想法,小心眼陈闲都能把它从土里挖出来然后头朝下再埋回去。

“喂,小家伙。”老骗子这时也凑过来,手里端着一杯酒,笑眯眯地看着话痨树问道,“最近给你的营养液怎么样?吸收了之后有什么感觉吗?”

“感觉?”话痨树一愣,仔细回忆了一下,说话的语气也随之变得兴奋起来,“好像我的身子变大了一点点……我一直都认为我长不大呢!”

“那就好。”老骗子笑着点点头,表现得十分欣慰,“据我观察,你应该还处在成长期,只是守秘局的那帮混子太混了,竟然连培育你的方式都弄错了……不过还好,老子现在能给你慢慢挽救回来。”

“我以后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啊?”话痨树期待地问道,对于老骗子这种同类中的王者还是很信服的。

“那就不知道了,可能会经常结果子吧。”老骗子摇了摇头,随手把酒杯里的白酒倒进花盆里打算与民同乐,“来,让你尝尝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由于栽种话痨树的土壤排水性较好,白酒刚倒进去就渗入了土壤之中,而话痨树本体的树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那种变化还伴随着阵阵酒气……

“葛爷,你不会把它浇死了吧?”陈闲胆战心惊地问道,轻轻用手戳了一下树干,发现它已经没反应了。

“一杯酒而已,怎么可能会死?”老骗子哼了一声,拽住树干狠狠地晃了一下。

瞬间,话痨树就清醒了过来,并且还发出了声音。

“嗝……我觉得我还能再喝点……”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

饭桌上热闹得不行,气氛也尤为热烈,虽然鲁裔生一直都在被甩锅戴帽子,但到饭局的中后期,众人的火力也就分散开来,不再逮住鲁裔生一个人欺负。

许雅南与木禾还有小不点,几个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话痨树已经彻底醉死过去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比浓烈的酒香,骷髅先生则坐在角落一直沉默着,毕竟他就是那话少的性子,只是闷头吃着东西而已,自始至终都没说过几句话。

此刻,李道生与鲁裔生已经凑在一块开始拼酒了,虽然他们平常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互相对喷万般嘲讽,但不可否认他们的关系非常铁……几乎铁到了我打你一嘴巴你绝对舍不得还手的地步,至少酒后看起来是这样,和谐到了极点。

“听他们说,你们这个队伍今天要开始报名了?”老骗子与陈闲坐在一旁聊着。

“是啊。”陈闲无奈地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本来我还想等几天的,毕竟小鲁伤也没好,急匆匆的跑过来要是把伤口又崩开了……唉他这性子就是太急,晚几天报名不行吗?”

“这些人就是太迷信了!”

老骗子似乎非常鄙视他们这种急着报名的举动,嘴里还万分鄙夷地吐槽了几句。

“他们都以为今天是黄道吉日啊,就想报名图个彩头,小闲我跟你说啊,就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国内有八成的队伍是在今天报的名,我觉得他们都是吃饱了撑的!”

“对!这就是典型的迷信!”陈闲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副势要批判封建迷信思想的架势,“冠军的位置就一个,难道在黄道吉日报名就能…….”

就在这时,老骗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似乎是别人给他发来的短信,他拿出手机一看,顿时喜笑颜开。

“笑这么开心,怎么了?”陈闲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老骗子笑得极为灿烂,直接将手机往兜里一揣,好像都忘了自己之前都说了些什么,得意洋洋地冲陈闲说道。

“我们阴市的队伍已经赶在亥时报上名了,这就是他娘的大吉大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