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快手成人

若想进入阿戈斯的王宫中,对高峰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他不觉得王宫侍卫能够阻挡他的脚步。

但他的目的并非是要与阿戈斯为敌,这对他毫无益处,此次世界任务是杀死克拉肯,而非毁灭阿戈斯,虽然阿戈斯毁灭与否对他毫无影响,但按照剧情,当一切开始的时候,身为主角的帕尔修斯会被带来至此。

在高峰看来,克制克拉肯的戈尔贡美杜莎虽然有些棘手,但并不算什么强敌,麻烦的是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诸多隐秘毫无所知,比如波塞冬的那三个共用一只眼睛的畸形怪物的女儿,虽然在电影剧情中出现过,可是具体在何处他就不知晓。

即使他身为外来者不需要通过那三个畸形怪胎就已经知悉对付海怪克拉肯的方法,但就像是他不知道那命运三姐妹的所在一般,如何前往冥界,寻到戈尔贡美杜莎的藏身之所,也是一无所知。

况且虽然不需要,但那命运三姐妹穿透命运观察历史的神奇能力,也让他颇感些许好奇,若是能够见识一下,也无可无不可。

提到命运三姐妹,就不得不再次提到这部电影的一处槽点,原剧情中帕尔修斯一行人找到命运三姐妹后,从其口中得知了打败海怪克拉肯的方法就是戈尔贡美杜莎的令血肉之躯石化的力量,在他们即将离开之际,命运三姐妹忽然又说出一个预言,那便是帕尔修斯将会在此行之中身死。

这预言在其间出现过的宙斯,亦是相信的,所以不会是命运三姐妹随口扯出的谎言。

然而实际情形却与那预言然相悖,帕尔修斯并没有死去,甚至连算得上危及性命的境遇都没见到……

对于这一点,电影原剧情中并未解释,若是站在看者的角度强行解释的话,那么只有两个可能,其一是帕尔修斯借助宙斯的力量击败了哈迪斯这个冥界之王,勉强算是打败了死亡本身,另外一种就只能归类为主角光环的效力,强行扭转。

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使得这部电影留下败笔,所以这个系列的第二部亏本,也是正常的现象。

话归正题,想要完成此次世界任务,高峰就必须在这个世界中找到能够为他指引道路之人,最便捷的方式自然就是混进身为主角的帕尔修斯的队伍当中,而说是帕尔修斯的队伍,其实是阿戈斯的队伍。

所以高峰要进入王宫里,在帕尔修斯到来之前,先做好准备。

犹如初恋般的纯情妹子

……

傍晚时分,商队领队便再次找到高峰,满脸轻松笑意地说渠道已经打理好,当王宫下一次外出采买所需的时候他就能趁机进入王宫。

王宫的下一次外出采买是三天之后,于是高峰便在商队领队的介绍下暂居在熟食的商客家中,也未外出,就这样安静地等待着三天后的到来。

静修安坐高峰早已习惯,埃修斯则胆量忒小,虽然见得阿戈斯都城的繁华心神向往好奇,却也不敢贸然出去乱逛,因为这座城市繁华之下所遮掩的一切,他们也从暂居的商客口中探听到一二,令他安静地守候在高峰的身边。

倒是死人头对于异世界很感兴趣,且与现实世界中不同,即便旁人见到他这副模样也不会引起太大的骚动,顶多就是一阵慌乱与畏惧罢了,相比现实世界中可能在造成的麻烦,简直不在同一个层面。

但是高峰不出去,埃修斯不出去,死人头自然也就无法外出闲逛,所以他就嘴不停歇不拉不拉说个不停,就像是一群苍蝇嗡嗡嗡吵闹不休,即便埃修斯性格绵软,也终究受不了了,便一脸无奈又畏畏缩缩的模样来找到高峰。

高峰五心朝天安坐不动,运转着体内的真气,只微微颔首示意埃修斯将死人头放下。

埃修斯露出欢快的表情,立刻放下死人头,恭敬致礼后转身走了出去,就守在这房屋外面,然后拍着胸口长长地舒了口气,轻快的笑意爬上脸庞。

这么多时日来的相伴,他早就对死人头这个怪模怪样却嘴巴喧嚣的家伙没了多少畏惧,甚至每当夜晚时分他双眼的天赋发作,双眼见到那些可怖死者之时,死人头吵闹的嘴巴倒是成为了令他心安的声音。

可是死人头那吵闹的声音让他心安只是在夜里,日间之时听他唾沫横飞更多的还是烦躁,偏生又不敢堵住死人头的嘴,只能各种唉声叹气,独自忍耐,所以此刻倒是难得的清静时光。

“小峰峰!这里好无聊啊,带我出去造作呀!唉!你怎么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啦?在玩木头人游戏?这破游戏一点趣味都没有!小峰峰,你听见我在喊你了吗?!喂~小峰——”

啪!

顺手抓起一块抹布甩出,聒噪的声音戛然而止。

又过了一会儿,体内真气又运转了一个周天,高峰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眸如刀的精光闪逝,恢复如常。

“怎么,觉得无聊啦?”

他笑着看向被埃修斯放置在地上却仍然垫了软布的死人头,说着便起身走来。

死人头眼睛瞪得滚圆,透出急切的神色,若是脑袋还长在脖子上,此刻定然已经连连点头。

“呵呵!出去逛逛倒是也没什么,但我不想去,埃修斯也不去,所以想要让你打发无聊,我想想办法啊。”

他在死人头面前顿下,故作思索地挠头说道。

死人头‘呜呜’出声,眼睛里几乎要往外冒火,心里却在大骂高峰,思考这些能不能先把这不知擦了什么东西的臭抹布从我嘴巴里拿出来?真是好臭啊!

可惜嘴巴被堵住,他的这番话只能在心里念叨罢了。

就在这时,高峰忽然打了一个响指,满脸想到了什么似的表情。

“有啦!既然感觉无聊,那就看电影吧!”

听到这话,死人头惊觉不妙,但还没等想透彻,他的眼前就忽然变成了一片深红色,然后便见一个亮起屏幕的平板电脑被放在了眼前。

“这部电影可是特别给你选的,你要仔细看啊,对啦,我设定了循环播放,直到平板没电!”

高峰的身影再次响了起来,声音平淡,但传入死人头的耳朵里却觉得格外可恶,但他嘴巴被堵,就像是被夺了武器又被困住手脚的战士,只能……接受凌辱!

他瞪大了眼睛,深红色冲击波凝聚在眼睛前方,却无论如何也冲不开眼前的壁障。

红石英制造的眼镜,专以克制他的冲击波。

眼睛瞪了又瞪,死人头喘着粗气,平板中播放的电影画面透过红石英眼镜,映入他的眼眸里。

播放的是他最讨厌、看过之后气得几欲原地爆炸的——《死侍》!

小峰峰!你个头上生疮脚底流脓的坏透了的大坏蛋!我恨你!!——来自死人头内心的无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