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免次数版下载

“行啦,别琢磨了,你快带我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外面见识见识啦!”

死侍脸上满是兴致勃勃地激动笑容,眼睛里闪烁着戏谑的光芒,咧嘴略显狰狞地怪叫道:“那些敢拿着画笔戏弄死侍大爷的家伙,死侍大爷要来吓你们喽!对了,高,你是怎么进到……嗯,《金刚狼》电影里的?”

他说话的风格像是在秋名山上飙车的老司机,突然转弯,前言不搭后语。

在问过这句话后,死侍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愣了一下,接着他的脸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忽然极具颜艺地夸张扭曲起来,眼睛瞪得眼珠子都凸出来,嘴巴张得连拳头都能塞进去,就在高峰以为他会原地爆炸的时候,他的嘴巴突然炸出了一句话。

“W、T、F!!”

“你怎么回事?!”

高峰只觉耳朵被震得生疼,却也从死侍的喊声感受到了一股惊慌,皱着眉拍了拍死侍的脸问道。

“狗比编剧!烂货二十世纪福克斯!死侍大爷被重启啦!~”

死侍龇牙咧嘴地怪叫起来,呼哧呼哧地穿着灼热得像火的怒气。

听到这话,高峰挑了挑眉毛,脑海中却已思索清楚过来。

眼前的这个死侍的确拥有打破第四面墙的本事,但这能力本就是那些漫威编辑部的作者或是电影剧本的编剧所赋予的,只能算是一种神奇的设定,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那种‘设定’带给他的附加品。

所以他知道自己是在《金刚狼》电影中,而非漫画里,也知道这部电影是出自二十世纪福克斯,甚至还知道‘死侍’这一角色会被重启,弄得那个‘死侍’不是现在的他,因而在此大喊大叫发泄怒火。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但他所能做到的也仅仅局限于此罢了。

对于高峰而言,死侍这个角色的诞生,是在他的世界当中隔海相望的美利坚,所以此刻的这个拥有打破第四面墙能力的死侍,最多只能与他的世界进行那种看似打破第四面墙似的交流,而即便是这,也是来自于那种‘设定’。

所以简而言之,死侍的打破第四面墙的能力是一种看似那样,却很虚假的伪能力,脱离了作者的画笔或者编剧的文字,他的这种能力是否还会存在尚且未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眼前这个家伙亦是无法解开他那莫名其妙的胡乱猜疑。

打破第四面墙,看到外界的景象,这是死侍的特殊本领,让他在漫威宇宙当中有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疯狂’,而看到死侍,高峰便也不自觉地产生了对他所身处所在的世界,是否也是某未知的外界之人以某种方式操纵。

但可惜的是,他无法探知到这个谜题的究竟了,因为即使是打破第四面墙的死侍,也只不过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罢了。

这结果让他不由得失望,那是人类天性的求知欲未得到满足,但与此同时,他心底里也分明敏锐地感受到一股紧张感散开,化为轻松平淡。

其实自从他对死侍表露出他想要探询答案的问题后,就忍不住后悔起来,那是对未知存在的天然恐惧,便是他自持武力,面对未知的存在,依然无法保持心绪平静面无动容。

幸而,结果让他失望,亦是让他心安下来。

也许,有些事情是不能去探索的,因为那最终揭开来可能是无法接受的残酷真相。

高峰打消了这个因为见到死侍进而诞生的古怪疑惑,收敛起心绪来,笑着拍了拍死侍光溜溜的脑袋。

“我们该离开了,否则说不定要被当成什么试图破坏核电站的反人类匪徒啦。”

他边说边循声扫了一眼废墟之外,消防车与警车的红蓝灯光便是在朝阳初生的清晨,亦是十分清晰,映得周围一片光彩。

说完这话,他便托着死侍的脑袋起身,转身纵跃而起,攀上一块还保持着原来的弯弧形状的破碎冷却塔壁,继而迅速地朝着岸边横掠而去。

感受到迎面袭来的冷风,此时死侍终于从对二十世纪福克斯的愤怒中挣脱了出来,瞪大眼睛看着前方逐渐拉进的海岸线,表情惊恐地叫嚷道:“嘿!喂喂!高,你要往哪里去啊?我的身体呢?把我的身体给我带上啊!”

“呵呵!韦德,对于你在漫画中的形象,你应该熟悉吧?”

高峰抚摸了一下死侍的脑袋,这颗光头给他的直接印象是触感不怎么好。

“当然熟悉,死侍大爷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都是最清醒的人,没有之一!”

死侍得意洋洋地笑着说道,表情却在下一刻突然凝固下来,抽动着脸皮眼睛极力地往高峰看去,可是只剩下一颗脑袋的他,却显然无法做到这个动作,只能大声叫嚷起来。

“哦!该死!你想做什么?我不要成为那玩意!!”

死侍激烈反抗,甚至从这喊声中高峰隐隐能够听出哭腔来,但这并不会扭转他的想法,甚至听着这贱兮兮的声音,他原本的那点愧疚还瞬间消失于无,若是死侍知道这一点不知道是否会恨不得抽他自己几巴掌,哦!忘记了,他现在连手都没有,更遑论自抽耳光。

“看来你果的确对漫画中的那些是你不是你都叫做‘死侍’的家伙了解得很清楚嘛,那么如此一来,韦德,你就只能改名字啦,死人头!这决定,不接受任何反驳!”

他拍着死侍的脑袋,嘴角带着微笑道,掠动的身法陡然更快了半分。

死人头,是漫威漫画中丧尸英雄宇宙中的死侍,与死侍狗、死侍女士、熊猫死侍、鱼死侍一样,都是平行宇宙当中死侍的二重身。

此刻在高峰手里的这个虽然不是来自于漫画中的丧尸英雄宇宙,但只剩下一个脑袋,也就只能叫做死人头了。

总之不管死侍反对与否,他都只打算带走死侍的脑袋,倒不是打算将其放进玻璃橱窗里充当收藏品,而是他准备尝试能否将死侍带出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