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黄片的免费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时间,慕浅组建了一个专业团队,筹备了一场慈善拍卖晚会。

消息一传出去,还没等派帖子,就已经有一大堆人主动表示想要参与慈善,捐赠拍卖品。

慕浅不得不仔细甄别筛选,从宾客名单到捐赠品,事必躬亲。

印着她霍太太的身份,再加上历来交游广阔,给面子的人实在太多,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工作。

慕浅没有别的事情做,筹备起这些事情来倒也得心应手。

容隽、傅城予、贺靖忱等人都遣人送来了价值不菲的捐赠品,慕浅毫不客气地一一收下,至于其他的,则一一筛选甄别,合适的留下,不合适的退回去。

一番精心对比与考量后,慕浅挑选出了最适合的十几件捐赠品准备进行拍卖。

所有的程度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偏偏最重要的一项场地,却迟迟没有确定。

某天深夜,霍靳西回到家时,慕浅正在卫生间里洗澡,而床上摆着的则是这次慈善晚会的各种资料。

霍靳西脱了外套,在床边坐下来,顺手拿起上面的两份资料看了看,发现是宴会场地信息。

慕浅洗完澡,擦着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时,霍靳西才问道:“慈善晚会的场地还没定下来?”

裸足碎花清纯女悠闲自在图片

“是啊。”慕浅回答,“那些酒店的宴会厅都是差不多的模样……”

“那有什么好挑的?”

慕浅丢开手里的毛巾,上前拿起那堆资料中的其中一页,展示到霍靳西面前,“因为我最心仪的,其实是这个地方。”

霍靳西接过来看了一眼,“榕玥庄园?”

“是一个私人庄园,叶子很喜欢这个地方。”慕浅说,“她曾经说过,如果将来举行婚礼,就会在这里办仪式。”

霍靳西听了,又低头看了看手中那张资料,随后才道:“借不到?”

“庄园的主人是个怪脾气的老头。”慕浅微微叹息了一声,“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

霍靳西放下手里的资料,道:“我回头让齐远去给谈谈。”

慕浅撇了撇嘴,“我亲自出马都谈不定,齐远啊,还是别给我希望。”

霍靳西听了,不置可否。

慕浅原本一点希望都没有抱,两天后,她决定退而求其次选另一个场地,已经嘱咐团队准备印制请帖后,霍靳西深夜回来,忽然将一份租赁合同放到了她面前。

慕浅正坐在床上看资料,猛然间看到那份合同,一下子从床上直起身来,仔细翻阅之后,高兴得差点叫起来,“借到啦!”

看着她瞬间眉开眼笑的模样,霍靳西淡淡应了一声:“嗯。”

“哎呀呀,齐远本事还真是不小。”慕浅连连道,“我要向他道歉,我收回我前两天说的话!”

她一面说着,一面欢欢喜喜地下了床,迅速拿起电话跟团队的工作人员沟通去了。

霍靳西没有打扰她打电话,转身就走进了卫生间。

等到霍靳西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卧室里却已经不见了慕浅的身影。

霍靳西微微一拧眉,走出卧室,往书房里看了一眼。

慕浅正坐在办公桌后,拿着笔在描画什么。

“在画什么?”霍靳西进了门,问。

慕浅头也不抬地回答:“借到这个庄园了嘛,所以我准备按照这个庄园的风格重新设计请帖,不用等我,先睡吧。”

霍靳西静静在她对面坐了片刻,终于还是先起身回了房间。

两三个小时后,慕浅才终于回到房间。

她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没想到刚刚躺下,被子底下忽然就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揽进了怀中。

“画完了?”霍靳西低低地开口道。

“还没。”慕浅打了个哈欠,“困了,明天再画吧……”

霍靳西听了,只是将她往怀中紧了紧,不多时,便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渐渐睡了过去。

……

第二天,慕浅一起床就接着画请帖,忙乎了一早上,终于搞定了所有细节。

刚吃过午饭,她忽然就接到霍靳西另一个朋友墨星津的电话,说是刚从国外回来,听到她要办慈善晚宴,准备了一幅刺绣,已经让人先送去霍氏了。

慕浅下午正好没事,便换了衣服出门,去霍氏取那幅刺绣。

上到26楼,齐远和庄颜都在,慕浅跟两人打了声招呼,便准备进门去找霍靳西。

“霍先生去官方部门开会了。”齐远对她道,“还没回来。”

慕浅听了,不由得疑惑,“们俩都在,他却不在?”

“我手头有其他事情要做,走不开,所以另外有人跟霍先生出去。”齐远说。

“可以啊。”慕浅看了他一眼,由衷地赞叹,“能者多劳啊!对了,榕玥庄园,谢谢啦!”

齐远听了,微微一怔,“谢我?”

慕浅微微一挑眉,“不是去帮我谈下来的吗?”

齐远有些不好意思地掩唇低咳了一声,开口道:“我的确去过,不过连宋老先生的面都没见着……”

慕浅想到昨天晚上那份实打实的租赁合同,“那是谁?”

“宋老先生身份不一般,哪里是我说见就能见的。”齐远说,“霍先生亲自去了好几趟,昨天还在庄园外等了五六个小时,宋老先生才终于答应见面,最终答应了借出庄园给我们办活动。”

慕浅不由得顿了顿。

此前她去拜访那位宋老先生的时候,倒是并没有这重重阻碍,只是大概是宋老先生被她给缠得有些烦躁了,所以霍靳西去拜访的时候,才会遭受这重重阻碍吧?

可是……

“就为了这么点小事,他不用亲自去的啊。”慕浅转身道,“他最近不是挺忙的吗?还有时间管这种事啊?”

庄颜听了,忽然就笑出了声来,“在霍太太您的事情面前,其他事,那不都是小事吗?”

慕浅白了她一眼,庄颜有些委屈,“我说的是事实嘛,不信问齐远。”

齐远微微清了清嗓子,才又道:“太太难道没有发觉,只要您有要求,不管多不合理,多夸张,霍先生都会满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