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1app

“我说的你们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左思右想,这个是最有可能的。”原家老祖宗说着,问他们,“还记得我们回城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吗?她又一次运气很好的出现在了现场。”

据说那天她很及时的醒了过来,而后又巧合的和周栋一起来了这里,随后又巧合的被周栋带入原家,那一幕也“巧巧”的被她这个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看在了眼中。

“我问过了,周栋会带她来是因为前一日在刑部大牢发生的一件小事,她与我原家的关系也是那时候被周栋所知,至于之后周栋在朝堂上发难也是因为知晓了那件事。”

“你看,原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她如此巧合的进了这里,至于她为什么要进来,是因为她要看一看我原家这一遭最后的结果而已。”原家老祖宗道,“就像一个藏在众人背后出谋划策的人要过来看一看自己亲手布下的局到底进展的如何了。”

这个说法让在场几人不寒而栗。

半晌之后,一个焦家老者缓缓出声道“不可能吧!要知道我等之所以离开京城是因为‘谋反’的言论。这可不是她能部署的。”

“谋反。”原家老祖宗说起这两个字,不由一哂,“刑部之所以出动是在掌握了绝对的证据之后,而这个证据是因为当在当铺里十三年的信。那个取走信件的人绝对是京城中人,在刑部将人抓走的那一刻,那个勒令死士去取信的人已经收到了消息。如果没有人横插一脚的话,这个取信的人会被刑部的人抓走,直接拿到那封信,从而证明我原家的清白,一切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但有人插了一脚,是那个孩子。”原家老祖宗道,“她去当铺当母亲的遗物,而这些当走的遗物又间接指认与我原家有关。”虽然事情到最后被发现是虚惊一场,可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物却因为出现的太过巧合让他们陷入谋反的嫌疑之中,所以刑部出动。

刑部的出动在他们离开京城之后,一切环环相扣,出现的恰到好处。

“我们以为这件事不可能是她做的是因为那些四散的‘谋反’言论,可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你们可忘了?”原家老祖宗道,“她是一个人,却又不是一个人。”

说她是一个人,是因为作为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她确实是一个,人说不是一个人是因为作为大理寺官员,甄仕远对她的提拔和关照谁不知晓?

“甄仕远确实帮过她,那一天被叫去刑部问话时,这上峰下属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原家老祖宗,道,“可你们别忘了出资之外,她还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好看、聪明招人喜欢的女孩子。”

冬日甜美姑娘暖阳唯美写真集

“你是说隔壁张家那个遗孤?”一个焦家老爷子忍不住道,“仔细一想,这两人还真是绝配,都是一个人。”

一个有亲也不认,一个却是一族被屠尽,只剩他一个。

当然这话语气中不无嘲讽。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会插手不奇怪,可鉴于这些年陛下对他的掌控,他应该不会直接插手,也没有能力直接插手。”原家老祖宗道,“你们忘了一个人,大天师。”

“也只有她有这样的手段也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快又那么巧的配合那个孩子,而且大天师的立场本与我两家不对付,要说服大天师出手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除了大天师,也有可能是那个真正与陈善私通谋反的人散布的谣言,但这些于我们而言都不是重要的事。”原家老祖宗道,“撇去这个与她配合的人,再看整件事,她总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推动事情的发展,是不是可以由她一人布局出来了?”

焦家几个老爷子脸色铁青,没有说话。这样的局,老实说光参透也让原诸这么些天才参透,若是布局,且还要恰到好处,这可不是一件易事。

想要掌控这样的孩子……确实是痴人说梦。

“娇娇的怨气总要有一个发泄口,而令她发泄的就是刑部施压,让原二与家里那几个将娇娇叫来大堂请她帮忙救那个孩子的事情,”原家老祖宗继续道,“你看,她人虽然不醒,却不妨碍事情继续,甄仕远与她无意识的配合让我原家大堂那一天成了修罗场。”

敢躺着任事情发展,可以说她对整件事的掌控有绝对的自信。

“娇娇在整件事中不过是她手中的棋子,却还不自知。”原家老祖宗道,“你们还觉得这个孩子能掌控?”

片刻的安静之后,一个焦家老爷子开口了“如果真是她做的,当然不能。可这件事还有说不通的地方,譬如那个谋反的证据……”

“我查过,原二跑去招惹她之后,她去过一趟刑部,见过一个人。”原家老祖宗缓缓开口道,“就是方家那个老妇人,也就是老秀王的那个私生女。”

至于方家那个老妇人怎么回事,先前将金陵的事当不相干的故事来听时他们已有所耳闻。

“那个老妇人能让如今的秀王出面保她,没准手里拿捏着什么。”原家老

祖宗,道,“你看,如果将这件事再串起来,能让秀王出面保她是不是有可能是那个老妇人手里的证据?”

如果那个证据就是出现在这件事中的那封信的话,是不是一切可能性就成立了?

“那个跑来取信的很有可能是秀王府的死士,他们以为能拿回那个证据,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她用来布局的手段而已,只平白折了一个死士罢了。”原家老祖宗脸上很是凝重,“而现在她交出的信只有一半,可以证明私通陈善的人来自京城,当年谋反时,秀王就在京城,几乎可以确定老秀王就是与陈善私通的人或者只是其中之一。”

还有一半的证据留在了她手中,既让秀王府忌惮那个老妇人仍然未对那个老妇人下手,又被这一记敲打的不敢动弹。

至于信为什么只有一半也可以理解了,毕竟只有让秀王府忌惮才能保那个老妇人,恐怕也只有如此,那个老妇人才肯将信交出来吧!

“你看她一手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刑部、秀王府甚至原先同她有深仇大恨的那个老妇人都在她的布局之中,直接或者间接的同她配合。这个孩子真是……”原家老祖宗拧紧眉头,道,“如果是在家里长大,那我焦原两家又何必担忧不能成事?”

就算没有阴阳术的手段,这样的谋略也足以为原家谋划一个能在长安长久立足的机会了。

可现在没有如果。他们或许能以“慈善”长辈的模样自居,去接近一个渴望亲情的孩子。可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对于人心布局拿捏的分毫不差的孩子,那样的说辞又怎么可能说得动她?所以这件事是她的选择,她根本没有与原家亲近的打算。